薑安茉柔嫩的唇瓣緊緊貼在陸寒州唇上,眨了眨眼睛,還調皮地伸舌尖舔了一下他的薄唇,又坐好笑眯眯地看陸寒州的反應。

陸寒州依舊保持著俯身的姿勢,表情看起來僵硬,而耳尖不出意外地慢慢變紅。

眼神幽暗又深邃地盯著薑安茉。

薑安茉覺得這樣的陸寒州可愛極了,隻是對上陸寒州深邃的眼神時,又不自覺地紅了臉。

這眼神,太殺她了,實在造不住啊。

在糾結要不要再撲上去好好親一下時,陸寒州突然直起身體,表情不自然地看著薑安茉:“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說完不等薑安茉說話,陸寒州已經快步轉身出去,好像慢一秒就會被薑安茉再次抓住占便宜。

薑安茉努努嘴,有些生氣,她有那麼可怕嗎?不就親一下,看看都嚇成什麼樣了。

陸寒州快步下樓出去,站在招待所花池前讓自己冷靜。

他怎麼也想不到薑安茉會做出這麼大膽的行為,而他心裡竟然是歡悅的,甚至還想要更多。

可是,他也害怕,她會在這裡多久?

會不會有一天消失?

如果有一天消失,他又該去哪兒找她?

陸寒州不是木頭,隻是感情遲鈍一些,而此時,他清楚的明白,這幾天的朝夕相處,他也是喜歡薑安茉的。

默默盯著什麼都冇有的花池愣神。

薑安茉就趴在二樓窗前看著陸寒州,突然又樂起來,看來她還是把這個古董老男人嚇到了。

撐著下巴盯著他的背影,還是要徐徐圖之。

心情不錯地去洗漱睡覺,連陸寒州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知道。

薑安茉發現,在這個年代有個非常大的好處,就是不會失眠也不會焦慮。

第二天精神非常好的起來,陸寒州依舊不在,懶洋洋地起來端著臉盆和牙缸去水房洗漱,在走廊碰見了揹包的周朝陽,還有些納悶:“一大早,你去哪兒?”

周朝陽有些著急:“我要趕班車去單位報到,時間來不及了,我先走了啊。”

揹著行囊拎著提包就跑,一直到坐上車,才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就是忘跟薑安茉說,她媽要來。

下車也來不及,想想算了,到時候他們總會遇見。

薑安茉看著周朝陽一陣風一樣跑走,去洗漱回來,卻難得的看見陸寒州在房間裡,床頭櫃上還放著飯盒。

看見薑安茉回來,陸寒州有些不自在:“我把早飯打回來了,一會兒我和宋修言回單位一趟,明天再回來準備送三叔公回老家。”

薑安茉驚訝:“那我呢?我留在市裡?”

陸寒州也不知道薑安茉會不會跟他們回去,畢竟他就去單位處理一點事,明早就回來,來迴路上要花幾個小時,怕薑安茉會覺得太折騰:“你要是想跟我們一起回去也行。”

薑安茉想都冇想:“我跟你們一起回去,讓柳眉照顧著小柱和三叔公就行。”

小柱現在已經能發啊啊啊的聲音,就是傷口還冇有長好。

陸寒州點頭:“好,我去跟宋修言說一聲,我們在外麵等你,你趕緊吃飯。”

說完又飛快地轉身走了,彷彿慢一點,薑安茉會對他做出什麼。

薑安茉撲哧樂起來,至於嗎?

就看他能躲到什麼時候。

薑安茉冇想到飯盒裡竟然是滿滿一份餛飩,湯很少,都是大餡兒餛飩,和餃子差不多,就是包法不一樣。

誰家會這麼奢侈,一大早起來吃餃子?

想想肯定是她昨天說餃子,陸寒州就以為她想吃餃子呢,忍不住眉眼彎彎笑得更開心了,多可愛的人。

開開心心的吃了餃子,又去漱口回來,把東西整理了一下,反正明天就要回來,也不用帶什麼回去。

倒是可以打包一些東西回來,回頭留在醫院學習要用。

匆匆出去,宋修言和陸寒州都坐在車上等著,兩人表情都挺嚴肅,等薑安茉爬到後麵坐好,宋修言轉過身笑著問:“嫂子,聽說你要留在醫院參加學習班?”

薑安茉好奇地掃了眼陸寒州的背影,他應該不是那麼八卦的人,又衝宋修言點點頭:“嗯,我還年輕,總要找個工作才行。”

宋修言頷首:“不錯,當護士還是挺好的。”

也冇再說彆的,發動汽車出發。

一路上,宋修言和薑安茉時不時聊兩句,陸寒州一直都很沉默,彷彿車上冇有這麼個人一樣。

聊到最後,薑安茉也昏昏欲睡,索性靠著後座眯眼睡起來。

朦朧中聽見宋修言和陸寒州的對話:

“讓你回去寫報告,很明顯就是有人整你,你想出來是誰了嗎?”

“不知道,回去寫了再說。”

“他們的,內部資料外泄,和你有什麼關係,你又不管這個。”

“行了,少說兩句。”

薑安茉有些迷迷糊糊,想睜開眼又懶得睜眼,腦子卻是清醒的,原來陸寒州匆匆忙忙回去,是有人要整他。

上位者,很多時候都是不擇手段的。

薑安茉胡亂的想著時,車子已經開進了家屬院。

幾天冇回來,感覺家屬院都變了個樣子,冰雪已經融化完,黝黑的土地上冒出點點嫩綠,院裡柳樹也抽出了細嫩的枝丫。

小路兩邊還有幾叢迎春花綻放著嫩黃的花蕊。

薑安茉趴在玻璃上看著,有些好奇,這麼看小院還挺有生機的。

車子停下,幾個帶孩子曬太陽的女人已經站起來看了過來,中間還包括抱著毛線織毛衣的秦紅霞。

秦紅霞看見薑安茉下車,驚喜的快步過來:“哎呀,你們這就回來了?回老家也冇幾天啊。”

薑安茉衝秦紅霞笑著:“嗯,這不是想這邊家了,就回來了。”

秦紅霞哈哈笑著:“是不是還是覺得我們家屬院好?小周的傷都好了吧,你們先趕緊回家收拾收拾,中午去我家吃飯。”

冇等薑安茉客氣,秦紅霞已經攔著:“你們可不要跟嫂子客氣啊,這麼多天不在家,家裡肯定啥也冇有,中午就去我家裡吃。”

薑安茉還是覺得挺不好意思,想陸寒州應該也不會同意。

卻冇想到陸寒州點頭:“那就麻煩嫂子了。”